隐私政策|你是否真的清楚中美贸易摩擦的这些问题? (房间)



科学技术是人类文明的结晶和人类社会的共同财富。但是,在美国一些政治家看来,科技实力最强的国家只能是他们;竞争力最强的公司只能是他们的公司。在他们看来,他们垄断关键技术是很自然的。中国的技术落后是一个明显的问题;控制整个价值链的顶端是合理的。中国的高端制造业发展对他们构成了威胁。即使华为是一家处于世界前列的中国民营科技公司,美国政客也必须滥用国家权力来压制它。这是美国政客的科学霸权!

霸权的本质是垄断,垄断的核心是利益。众所周知,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科技实力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和国际竞争力。它决定了世界不断变化的政治和经济力量,决定了所有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和命运。随着技术发展起着如此重要的作用,霸权思维,垄断行为和美国政客的双重标准在这一领域得到了明确体现。 “欧亚大陆未来”网络中的一篇文章描绘了这些美国政客的心态:“在这种零和思维的情况下,当中国的创新非常低时,就会被指责。”当中国的创新太多时,它也受到批评和批评。 “这显示了美国的虚伪,揭示了一种狭隘和天真的心态,并没有看到双赢模式下的共同成功现象。它的主旨是”中国批评美国希望中国为之奋斗导致失败的全球创新。“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马开硕也指出:”华盛顿主要是试图破坏中国成为技术领导者的野心。“

美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对中国实施高科技出口管制政策,以维持其在经济和科学领域的霸权地位,垄断垄断利益。在这种商业摩擦中,滥用国家权力和牺牲技术霸权的旗帜更加肆无忌惮。一方面,中国对国家安全的技术封锁,限制中国进入美国高科技公司市场,操纵几家美国公司“停止”华为等中国企业,甚至威胁其他中国企业。国家加入中国高新技术企业。我们正在努力抑制中国高科技产业的发展,收紧中国的高科技产品市场。另一方面,它错误地指责中国强迫美国公司转让技术并指责中国采取适当的工业和技术政策。这些政治家在美国的目的只是将中国锁定在全球价值链的低端,并接受美国对垄断资本的剥削。

然而,这只是霸权主义者的一厢情愿。在经济全球化时代,世界各国科技活动的相互关系和相互依存关系从未加深。科学技术的进步已成为世界各国更大程度参与的结果。它绝不是一个可以垄断它的国家。特别是在信息技术发展的推动下,科学技术的交流与传播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范围,速度和规模。技术创新的全球化是前所未有的,科学技术的全球传播日益加剧。一些国家的科学技术交流日益频繁,联合跨国研究已成为常态。科技创新成果的总体应用是大势所趋。美国《纽约时报》文章指出“技术研究通常由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完成”,很难在人工智能和其他技术中标注“艺术中的技术”。麻省理工学院技术政策研究员R. David Edelman也指出,“技术的核心内容(人工智能等)属于国际社会..没有国家——。中国——可以垄断”。

在这种背景下,一些美国政客的霸权霸权注定要被时代潮流所压垮。历史证明,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导致延迟;竞争促进创新和垄断阻碍了进步。用卑鄙的手段压制所谓的“竞争者”,人为制造垄断并不能保证美国的领先地位,也不能促进美国的发展和进步。

促进创新和科技进步是所有国家的平等权利。加强合作和科技交流是整个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推动力。为了全面建设一个成功的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更好地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需求,让更好,更好的生活造福于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必须大力推动创新发展科技进步,加强科技合作。反对技术霸权。这是我们的使命和我们的权利,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止。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中国的科技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这些技术成就既不是“被盗”,也不是“强制转让技术”,而是数千名科技工作者自信和努力的结果。这也是中国在互利共赢的基础上的国际发展。技术合作的结果。

违背科技全球化的发展趋势,在其他国家行使科技霸权,不仅会导致美国科技创新能力受损,还会失去最重要的市场和应用场景。为了科技成果的产业化,将进一步刺激其他国家的自主研发力量和投资。加强其他国家在发展科学技术和促进其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方面的决心和信心,在历史上并不罕见。回顾日本和美国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贸易摩擦历史,日本着名经济评论家大千燕一得出的结论是,即使美国政府实现其目标,美国的工业竞争力也没有提高;被美国工业欺负的国家因其早先实现全球化而变得更加强大。正如他所说,当美国不断袭击日本时,没有出现一个有效的策略来解决自己的问题。结果,美国的工业竞争力没有相应提高,但日本工业变得更加强大。

今天,虽然美国仍然难以在科学技术领域撼动第一,但垄断总是难以为继。特别是新技术革命和工业革命的深化,人工智能和通信技术领域的快速迭代,为其他国家的复苏发展提供了重要机遇,也削弱了美国的霸权基础。各国的科技水平。美国政府应该顺应潮流,促进科学与全球技术的良性竞争和合作共赢。然而,美国的一些政客反对这种趋势,忽视了时代潮流。这已成为一个致命的悖论:为了维持其霸权地位,它必须只能抵制时代潮流;而且反对时代潮流,是谴责推动国家发展,更不是巩固霸权地位。这从根本上决定了不可能进行科学霸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