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和发扬正确的正义观念,建设“一带一路”



正确和正义的正确观念是习近平秘书长根据世界发展趋势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期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提出的道德外交原则。它规定了具有特定意识形态内涵的“一带一路”建设价值取向,必须充分展示其对价值的美好追求,推动建设一种新型的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 “腰带”。和道路建设。

首先,纠正正确和有利的愿景,以确定“带和路”建筑的价值取向。

习近平秘书长曾经说过:“依依反映了我们的哲学,共产主义者和社会主义国家的观念。” “李必须尊重互利共赢的原则,而不是输赢,实现双赢。”这是把中国的发展与世界的共同发展结合起来,团结中国利益的实现,维护人类的共同利益,发展与“互利互惠”的对方关系。正义与利益的正确观念确立了“一带一路”建设价值取向,具有特定的理论内涵。

首先,正义和正义的正确观点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利益和理想观。虽然在资本主义制度与社会主义制度长期共存的条件下,中国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对州际关系的处理必须来自现实,但马克思主义利益观和追求崇高理想赋予现实。中国共产党以“承担责任”和“中国必须为人类做出更大贡献”的雄心壮志,已成为建设“一带一路”的明确价值基础。

其次,正义和利益的正确概念促进了新中国外交的良好传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通过艰苦的斗争赞扬了中华民族的独立和独立。在外交过程中,他始终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积极发挥社会主义国家在国际舞台上的作用。这包括实现各种形式的国际援助,特别是对亚洲和非洲的发展中国家;支持第三世界国家反对霸权主义的正义斗争,反对侵略战争,豁免最不发达国家的债务,参与国际维和行动,促进政治解决国际争端,促进建立新的国际关系。以合作共赢为核心,已成为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重要力量。在外交进程的70年里,中国不接受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逻辑,不寻求霸权地位,欺骗别国,始终与发展中国家共同努力争取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秩序;支持最贫穷的国家。但是,如果没有约束政治条件,就不要将自己的制度和意识形态强加给别人;处理国际问题,关心大局,长期谋求,维护道德与和平。这形成了一个良好的独立传统,世界公益,公正正义,互利共赢,服务发展和人民外交。正是由于正义在首位,中国也“为正义而盈利”。中国恢复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赢得了一批亚非国家的支持。 20世纪50年代和70年代,中国与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的友谊为20世纪80年代对外开放提供了有利环境。

第三,正义和正义的正确观点是基于中国传统正义观的本质。中国传统文化包含着丰富多彩的正义和利益观念。在春秋战国时期,哲学家的哲学家们对正义与利益,正义与利益的关系,正义与利益的取向等方面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儒家主张“正义,正义,正义和盈利”。孔子说:“绅士认为绅士有勇气,正义是混乱,小人有勇气,正义是小偷。”墨子是公平和有利可图的,捍卫“正义与利益”,正义与利益的统一;法家提倡“重大利益与公平正义”和“依法牟利”;道教追求“两个被遗忘的利益”。西汉以后,儒家的正义和利益观成为主流,并受到公平,盈利,盈利和盈利的重要性的支持。儒家和正义具有注重一般利益的价值取向,但不仅仅是促进“正义”和“利润”。在永不容忍自身利益而不是违背道德作为最高价值的前提下,也有正义不排除利润并关注正义的格言。例如,“蝎子的正义和利益,人类的两件事,”董仲舒“法律是提高他的身体,正义也引起了他的注意”。王富之“利润与伤害,人民不用生活”,颜元“正义,君子也贵”等,将统一辩证。在漫长的发展史上,这种正义与利益的概念培育了中华民族深厚而持久的传统,几千年来已成为中华民族的一贯道德标准和行为准则。它包含“大同世界”,“协和万邦”,“君子于玉仪”,“军子依依是品质”,“必须忠实,必须富有成果”“人们不相信,不知道他们能做什么” “不孤单,必须有邻居”仁慈的情人“”不要做你想做的事,不要适用于他人“”进出友谊,协助和帮助“等等,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这是责任比自由更重要,义务先于权利,群体优于个人,和谐优于冲突等,这是中华文明独特价值体系的重要方面。现实与利益的矛盾,也是“一带一路”价值取向的文化基础。

第二,建设“一带一路”,体现了对正义和正义利益的美好追求。

习近平秘书长曾说过:“我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分享中国的发展机遇,与沿途各国实现共同繁荣。”因为“中国人民很清楚实现繁荣和国家繁荣的困难,以及各国人民发展的成就”。他们都赞扬和祝福。他们都希望自己的日子越来越好,他们不会犯“红眼病”,也不会抱怨别人有很好的机会和丰富的中国发展回报。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卷,外文新闻稿2017,第484页)中国的发展使国际社会受益,并愿意向国际社会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可以说,”一带一路“包含感受“美丽的美丽。美丽的美丽,美国和世界”,并揭示了中国寻求“为人类做出更多贡献”的重要意义。“带和路”的共同建设将在线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历史趋势,符合全球治理体制改革时代的要求,符合各国人民过上更美好生活的强烈愿望:从亚洲和欧洲到非洲,美洲和大洋洲, “一条道路”为世界经济增长开辟了新的空间,为国际贸易和投资搭建了新的平台,并扩大了新的做法,以改善全球经济治理。福祉作出了新的贡献,已成为共同的机会之路和繁荣之路。

“一带一路”的建设是建立在尊重各国主权平等和和平共处的原则基础之上的。习近平秘书长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出版六十周年时指出,“主权是民族独立的根本标志,是国家利益的根本体现和可靠保证”。主权和领土完整是不可侵犯的,各国必须尊重每个国家的中心利益。这些主要关注点。这些都是硬道理,不能随时丢弃。不能随时动摇它们。尊重国家主权平等意味着坚持国家是一样的,小而强,富国和穷国,以及国际社会的平等成员。平等参与国际事务的权利必须尊重每个人的主权,尊严和领土完整,尊重每个人的发展道路和社会制度,尊重每个人的主要利益和主要关切。尊重国家主权平等和各国的中心利益,不仅是维护主权国家的“利益”,也是各国在国际交往中必须遵守的“正义”。

“一带一路”建设侧重于发展问题,并与所有国家的迫切需求保持一致。在西方主要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南北发展严重失衡,宏观调控和国家控制更加困难,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不能满足发展中国家的需求,环境全球生态系统不断恶化,导致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不足等。将“发展性赤字”作为“痢疾”,解决发展问题,已成为各国的根本利益所在。 “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是发展这一重大利益问题,让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分享中国的发展机遇。例如,通过产业合作,抓住机遇,发展新的工业革命,培育新的形式;通过金融合作,建立稳定,可持续的金融安全和风险管理体系,创新投融资模式,发展包容性融资;推进大数据,云计算,智慧城市建设等,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参与国基本情况,提高各行业科技水平;通过生态和环境合作建立生态文明,促进实现2030年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

“一带一路”的建设遵循建设和共享集的基本原则。 “与企业沟通”意味着集思广益,讨论和讨论好事,使“一带一路”建设考虑到双方的利益和关注,体现双方的智慧和创造力。 “共建”是指共同参与。 “一带一路”的建设没有封闭,而是开放和包容。没有限制或义务。国家可以独立于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参与。 “分享”意味着获得互利共赢的结果,使参与国及其员工的实际建设成果更公平,更公平。共建共享的原则表明,“一带一路”追求大花,利润微薄,是沿线国家的共同繁荣;超越了“非正义与利益”与“我的”的简单对立。 “部分”的简单划分强调了对参与国权益的合作和双赢的要求;强调基于平等的利益交叉,强调共同参与的利益分享,传达弘毅的盈利方向。同时,这一原则也表明,虽然中国在建设“带路”方面发挥着主导作用,但它永远不会追随旧殖民地的殖民掠夺,永远不会效仿资本家的雇佣军,也不会它有些国家只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私人利益。正因为如此,参加“一带一路”的国家数量有所增加,开放,包容,包容,平衡,双赢的“朋友圈”正在扩大。

第三,在建设“一带一路”中加强领导正义和正义的正确观念

近代以来,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全球扩张,国际关系和国际秩序遵循“资本为王”的逻辑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在资本最大化的“自然”性质的推动下,无论是西方国家的殖民扩张还是西方大国主导的进程,世界经济发展都严重失衡,两极分化加深;一些西方大国维持和巩固并扩大自己的利益,并利用政治干预,经济制裁,外交孤立,威胁和军事文化,心理意识形态战争等来排除他们认为是“利益威胁”的东西。战争引起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紧张局势。少数西方列强关注公正和公正的利益,忘记自己的利益,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国际正义和人类的共同利益之上,但他们善于把自己的价值观和利益包装成“普遍主义”和“国际道德”。蝎子,以及它所控制的国际话语的力量的使用,影响,“支持”和“援助”与嘴巴的各种条件,捍卫操纵,抢劫和入侵其他国家的行为,表现出极大的虚伪。

正义和正义的正确观点源于人类已成为“命运共同体”的现实,强调人类的一般利益和互利的重要性,并真正关注国家的核心利益;通过关注各国之间的平等,倡导对特定贫困国家的某些单方面优惠待遇和关怀,不仅继承和促进了“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不仅要强调正义的辩证统一,寻求建设和维护国际正义,维护和追求国际道德,而且要注重大国的国际义务;倡导经济发展,互利共赢的广泛合作,而不是兼顾政治条件,强加中国人民的意志和意识形态。因此,正义和利益的正确概念有机地结合了功利主义和道德,超越了狭隘的国家利益和忽视国家中心利益的世界主义,可以为建立相互尊重,公正,正义,合作的新国际关系提供道德。并且双赢。基石为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了价值。

“一带一路”的建设是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不同政治制度,不同文明,不同宗教信仰,不同地区,不同经济发展水平的国家之间的伟大合作。支持这种可持续发展合作不仅需要分享利益,还需要共识的价值。由于政治制度,文化和宗教信仰的差异,以及一些国家的挑衅和发现,五年多前建立了“带和路”这一事实,一些相关国家存在认知缺陷。并误解了中国的误解。这些问题往往成为妨碍一些合作项目进展的主要因素。这些问题从根本上说是缺乏价值共识。在高层“一带一路”建设项目中,政策沟通,设施连通性,贸易流动,资本融资和人们的思想是核心内容。通过“五通”,塑造“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政治互信,经济一体化和文化。相互容忍。特别是,人民群体,专注于建设最基本,稳固和持久的互联互通,是建设“乐队与道路”的人文基础,也是建设“乐队与道路”的必要条件。 “因此,建设一带一路必须坚持经济合作和人文交流,促进人文精耕细作,尊重各国人民的文化历史和习俗,加强与人民的友好交往,建立建设“一带一路”的广泛社会基础。

在建设“带路”时,要做好“人民群众”工作。这不仅是正确和正确利益精神的整合,也是大项目和大项目的实施。它是修复铁路,修复学校,建立医院,饮用水解决方案,发展专业技能,促进贸易和金融合作等。在实践中,来自各国的人们真正获益,需要加强人文领域的合作。更广泛,更深入的方式,扩大文化贸易规模,开展各种文化年,旅游年,艺术节,活动体育和青年。交流,小组讨论,企业形象展示和民间交流活动等,增加了各国人民对正义和正义观念的认识和共识,从而为公众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表带和道路。 “

(作者: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